极速11选5软件|极速11选5是哪里开的
媒體看太平

《楚天都市報》--太平保險兌現湖北保險史上最大的單筆賠付案

日期:2007-05-17

武鋼貨輪印度洋遇海難 投保2萬獲賠933萬美元

2006年5月3日,印度洋上一場暴風雨,掀翻了希臘籍萬噸遠洋貨輪“亞歷山德羅斯·t”號。當時,這艘船正駛往中國,船上載著武鋼從巴西進口的15.5萬噸鐵礦石,價值933萬美元。

由此,引發了湖北保險史上最大的單筆賠付案。

2007年4月16日,太平保險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羅海平,將此案最后一筆賠付款————一張408萬美元的支票交到武鋼集團國貿公司總經理孫文東手中。這一天,距案發不到一年時間。

回放 印度洋風暴掀翻遠洋輪

去年5月3日下午,時值五一黃金周,可太平保險湖北分公司(以下簡稱“湖北太平”)理賠部負責人吳琪的心里卻是七上八下、忐忑不安。她剛剛接到同事轉來的報案電話,“運載武鋼鐵礦石的貨輪在南非附近發生了海難,可能要賠錢。”

自2003年起,湖北太平承擔了武鋼大量進出口貨物的運輸保險,以前也出過4次鐵礦石損毀事故,但均發生在內河,每次賠付額也就幾十萬元人民幣。而這一次,如果貨物全部損毀,就得賠付933萬美元,折合人民幣約7500萬元。

事關重大,當時正在宜昌出差的吳琪,連夜趕回武漢。但此刻,她心中還是存有僥幸,“不會這巧吧?”

第二天,媒體刊發消息:希臘籍萬噸遠洋散裝貨輪“亞歷山德羅斯·t”號,于當地時間2006年5月3日晚8時(比北京時間晚6小時),在距離南非艾爾弗雷德港285海里的水域(屬印度洋海域),遭遇暴風雨。當時海上浪高4至5米,船體斷裂成兩半,隨即沉沒。船上載有武鋼從巴西進口的15.5萬噸鐵礦石,4月14日從巴西起航,駛往中國。33名船員中大部分為菲律賓人,只有7人獲救,其余26人失蹤。

看到消息,吳琪內心十分沉重,“船沉了,貨沒了,保險公司該站出來了。”

理賠 快速賠付933萬美元

“這么一大筆錢,要找保險公司索賠,可能很麻煩,不知道要拖多長時間才能結案。”武鋼國貿商運部副經理梁新舟告訴記者,得知海難消息后,他當時最關心的問題就是,多長時間才能拿到賠款?

因為按照行規,無論多少金額的賠付,都需要搜集相關證明,確定事故責任歸屬,保險公司才能賠款。而涉及到海難的事故,花上5-8年時間才結案,在保險業,也是很平常的現象。

這起海難發生在南非公海,貨輪完全沉沒海底,獲救的菲律賓船員也回了菲律賓。也就是說,既沒有物證,也沒有人證,而南非方面也遲遲未能出具海事報告。如何能盡快查清事故原因,確定責任歸屬?這是擺在湖北太平面前的最大困難。

湖北太平總經理奚新國介紹,為了不影響武鋼的正常運營,該公司立刻成立了理賠專班,一方面花了100萬人民幣,委托英國一家專門從事大型保險事故損失調查、估算的國際檢驗公司“ctc”,赴南非事故地點進行查勘定損;另一方面,公司拿出125萬美元,于去年8月,向武鋼墊付了第一筆賠款。

去年底,ctc的檢驗有了結論:船體斷裂是沉船的直接原因。這意味著,此次沉船事故,與武鋼毫無關系,按投保約定,湖北太平需向武鋼支付全額損失933萬美元。

今年3月8日、4月16日,湖北太平分別向武鋼支付了400萬、408萬美元的賠款,對武鋼來說,這個案子基本上結了。而對湖北太平來說,這只是開始。

奚新國介紹,由于太平保險具有多年海外保險的經驗,其承保的高風險標的,一般都會通過各種途徑分散風險,以保證公司的穩健經營。

武鋼國貿的這一單業務,該公司就專門在倫敦勞合社(國際再保險人市場),為其特制了一款分保合同,一旦出現意外,國際再保人將分攤90%的風險。

太平保險現已向武鋼支付全額賠款,按照分保合同,太平保險可向國際再保人申請“攤回”保費。但其手續相當復雜,目前這一工作才剛剛啟動。

啟示 1.9萬美元化解933萬美元風險

天有不測風云,企業經營更是風險莫測。

武鋼為這船進口鐵礦石繳納的保費僅1.9萬美元,卻成功化解了價值933萬美元的風險,正如武鋼國貿商運部副經理梁新舟所說的那樣,“保險發揮了應有的作用,保證了經營的穩定性。”

武鋼巨額進口鐵礦石海損事故賠案的發生,說明了保險企業發揮經濟補償功能和社會保障功能、支持國有大中型企業加強風險管理、服務經濟、社會和人民生活的重要性。得知此案后,阮成發副省長特別批示要求,企業要學會運用保險力量,分散風險。

據了解,去年全省工礦企業共發生各類安全事故512起,死亡590人,受傷234人,直接經濟損失高達9094.24萬元,同比上升34.41%。

與安全事故頻頻發生的現狀形成強烈反差的是,時至今日,我省大多數企業都還沒有足夠的風險意識。

保險資深人士介紹,一些企業的風險意識較差,大部分私營企業主,都沒有風險意識,從不購買保險。而有些企業雖與保險公司簽下合約,心中卻劃拉著“等出險再交錢,沒出險就不交”的小算盤,遲遲不支付保費。相比之下,外企、發展較好的國企,風險意識普遍較好,一旦啟動某項目,他們會首先考慮買保險。

“保險是一種互助形式,我幫人人,人人幫我”,中南財經政法大學保險系教授、博導劉冬姣認為,企業不能在出事后才想到保險,作為一個現代企業,應當樹立保險意識,積極投保,保險公司至少能幫其化解自然災害、意外事故帶來的風險。對中小企業來說,如果沒有足夠的風險意識,一旦發生意外,很可能就會傾家蕩產、全軍覆沒。

來源:荊楚網(楚天都市報)(記者蔡琳璐 通訊員雷鍵)

    极速11选5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