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11选5软件|极速11选5是哪里开的
財經聚焦

全球經濟或現“U”型轉折 2010年前有望復蘇

日期:2010-02-01

三大知名經濟學家縱論世界經濟走勢

2008年,國際金融危機全面惡化并向實體經濟擴散。世界經濟將向何處去?本報記者日前采訪了世界銀行副行長兼首席經濟學家林毅夫、國際貨幣基金組織(imf)首席經濟學家的布蘭查德(oliver blanchard)以及美國知名智庫————國際經濟研究所所長弗雷德·伯格斯滕(fred bergstan)三位享有國際盛譽的經濟學家,聽他們縱論世界經濟走勢。

在林毅夫看來,世界經濟前景堪憂,但新興經濟體尚不至于陷入衰退,如果全球應對措施得力,世界經濟增長將可能出現“u”字型轉折,并在2010年前出現復蘇。這一點也得到布蘭查德的認同,他認為,沒有“魔彈”可以通治目前危機,不同國家應該采取契合國情的應對措施。他強調,盡管前景不容樂觀,但到2009年下半年,世界經濟可望出現轉機。

伯格斯滕則認為,在當前經濟形勢下,作為世界經濟大國的美國和中國更要加強協調與合作,他由此提出兩國集團(g2)理論,敦促兩國建立更高層次、更加緊密的交往機制,兩國領導人可以定期會晤。

可能出現“ u”型轉折

根據權威機構的認定,美國經濟已于2007年12月陷入衰退,而德國、日本等其他發達經濟體也早在衰退中掙扎。

從全球經濟來看,學術界一般認為,如果經濟增長率低于3%,也就是全球陷入經濟衰退。而根據imf和世行的數據,全球性衰退也已在意料之中,中國、印度、俄羅斯等新興經濟體增長也將大幅放緩。盡管拒絕對經濟前景作出明確預測,布蘭查德也審慎認為,如果各國都采取積極應對措施,世界經濟將在2009年下半年出現轉機。

“美國房價是這次危機的始作俑者之一,到2009年下半年價格將會有所回升。”他說,另外,金融機構的去杠桿化問題,到2009年底也將會結束,銀行也將會愿意借貸,金融危機則將趨于結束。

“我們現在的預測是,2009年上半年,美國經濟仍會出現負增長,但到下半年,則會出現微幅的增長。”他指出。隨著美國經濟走出困境,世界經濟也迎來新的黎明。

林毅夫則認為,盡管總體世界經濟前景悲觀,但各國情況也存在很大爭議。“雖然美國和歐洲將不斷出臺各種前所未有的救援行動,但是否可以使市場恢復信心,尚有待觀察……但它們不可避免會出現衰退。”

但林毅夫也判斷,就全球經濟總體來看,如果各國能夠加強合作,世界經濟將會在未來一年內渡過目前危機,迎來新的黎明。“假如我們能夠共同行動,世界經濟增長將可能出現‘u’字型轉折,并在2010年前出現復蘇。”

何為應對危機突破口

對許多經濟體來說,當前最迫在眉睫的問題是如何渡過目前危機,防止經濟陷入深度衰退。林毅夫認為,在當前的情況下,如果有財政刺激空間,各國就應該采取刺激經濟計劃,加大對基礎設施、教育和健康等領域的投資,促進經濟增長。

各國國情不一樣,投資雖然類似,但必須注意不同的方式和效果。林毅夫認為,對發達國家來說,必須防止上世紀90年代日本大規模投資效果不彰的前車之鑒。

在林毅夫看來,在刺激經濟方面,發達國家不能為了投資而投資,而是需要尋找恰當的需突破的瓶頸領域,這樣,才能促進經濟的長遠增長。一個很好的領域,則是將刺激經濟和當前應對全球氣候變化的任務緊密結合起來。

“我們認為一個瓶頸領域,就是如何應對氣候變化,如果發達國家投資促進低碳技術的發展,不僅會帶來短期的需求效益,而且會為長期經濟發展奠定基礎。”

布蘭查德則提出三個建議:第一,對金融危機采取對策,通過中央銀行注資、購買不良資產、重新資本化金融機構等措施,穩定金融市場;第二,下調利率;第三,大力推出財政刺激政策,如果財政允許,類似的刺激經濟計劃數額則應大致達到國家gdp的約2%。

危機帶來深刻教訓

“百年不遇”的金融危機給世界帶來了深刻教訓。在林毅夫看來,“第一個要吸取的經驗教訓,就是不能為了解決一個問題,卻制造一個更大的問題。”他認為,金融危機之所以發展到目前階段,與美國政府在2001年互聯網泡沫破滅后,催生出更大的房地產泡沫有極大關系。

另一個教訓,就是金融創新的隱患。林毅夫認為,美國金融衍生品越搞越復雜,監管又沒跟上,這就給房地產市場泡沫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。

他總結的第三個教訓就是必須居安思危。“直到去年,美國的企業利潤中40%是金融機構創造的,但是,轉眼間這些不可一世的金融機構紛紛陷入困境,不垮掉的也要靠政府救援來生存,所以,即使在經濟一片繁榮中,也要注意各種潛在危機,采取行動防患于未然。”

布蘭查德則著重談了金融危機給imf帶來的深刻教訓。他指出,作為亡羊補牢的措施,必須抓住兩個要點。

第一, 是對金融業加強監管。布蘭查德認為,在這次金融危機中,許多銀行業的問題超過了行業界限和國境,目前的監管系統對它們沒有約束。所以導致這場危機不僅是美國的危機,還是世界的危機。“因此我們需要重新思考金融監管問題,監管應該是國際層面的。”他說。

第二, 是如何預警。布蘭查德認為,現在的問題是,如果鄰國出現了問題,本國也無法避免。因此,必須建立一個國際層面的預警機制,imf可能是一個很好的選擇。

中美關系成關鍵因素

布蘭查德指出,作為一個改革的必然原則,必須提高新興經濟體在imf的代表性。“我們應該從7國集團(g7)扮演中心角色,轉移到一些重要經濟體來扮演重要角色,或者是13國集團(g13),20國集團(g20),27國集團(g27),我們確信,巴西、中國、印度都應該扮演一個更加重要的角色,比目前的要更加重要。”他強調。

而在伯格斯滕看來,中國參與國際合作非常重要,但中國和美國關系則是其中的關鍵。

“我認為美中兩國之間的關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系。就未來而言,我認為我們兩國能不能盡力避免爭論,或者當爭論出現時能不能有效且合作解決,這一點非常關鍵。”他說。

為了解決可能日益增多的貿易摩擦,并在多個領域展開合作。伯格斯滕呼吁美中建立更高、更緊密的合作層次,即成立兩國集團(g2)。兩國就雙邊和國際重大問題密切溝通,兩國領導人可以定期會晤。

“這是因為美國和中國現在是世界經濟中兩個最重要的國家,兩國是世界經濟增長的推動力……美中應該建立相關的體制,包括舉行定期的年度高峰會談。我們可以建立一個問題解決框架,使我們兩國貿易變得更加開放,也促使世界更加開放。”

林毅夫

世界銀行高級副行長兼首席經濟學家

布蘭查德

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首席經濟學家

伯格斯滕

知名經濟學家,曾擔任美國財政部部長助理

【作者:劉洪 來源:中國證券報】

    极速11选5软件